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祝义财回归,雨润食品(01068)“报复性”上涨背后仍有三大疑团待解

2019-01-24 08:41:22 来源:智通财经网
智通财经网 更多文章>>
股价连续下跌八年,市值蒸发600亿,近三年半时间累计亏损77.75亿港元(下同),市值仅剩19.5亿元的雨润食品(01068)在2019年1月23日登上的雪球热股榜。此公告一出,不仅是各大媒体纷纷转发评论,雪球上的股友也各抒己见,不少股友期盼祝义材的回归能令雨润食品重振雄风。

(原标题:祝义财回归,雨润食品(01068)“报复性”上涨背后仍有三大疑团待解)

股价连续下跌八年,市值蒸发600亿,近三年半时间累计亏损77.75亿港元(下同),市值仅剩19.5亿元的雨润食品(01068)在2019年1月23日登上的雪球热股榜。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雨润食品登上“热搜”的原因是公司于1月22日发布公告称,于2019年1月22日下午,公司收到名誉主席兼董事会高级顾问祝义材的家属通知,祝义材已回到家中。祝义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目前未在公司担任职务,公司经营情况一切正常。

此公告一出,不仅是各大媒体纷纷转发评论,雪球上的股友也各抒己见,不少股友期盼祝义材的回归能令雨润食品重振雄风。

事实上,雨润食品的股价也没有辜负这些股友的期望,于1月23日上涨28.92%,全天成交金额大幅放大至6005.08万元。有的投资者甚至憧憬着雨润食品的股价重上5元。

当然,若雨润食品的股价真的能够涨到5港元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不过智通财经APP却在思考一个问题:雨润食品股价的涨跌真的与祝义材存在与否有必然联系吗?

祝义材并不参与日常运营

时间拨回2015年3月27日,当天雨润食品发布公告称,公司的股份将于2015年3月27日上午9时正起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暂停买卖,待发出有关公司内幕消息的公告。

随后,雨润食品在2015年3月30日发布公告称,于2015年3月26日下午,公司收到名誉主席兼董事会高级顾问祝义材的家属通知,自2015年3月23日起,检察机关对祝义材在中国境内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措施。于公告之日,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XV部的规定,祝义材申报持有本公司470,699,900 股股份的权益,占公司全部已发行股本约25.82%。

通常来讲,一家公司遭遇此等变故其股价大幅下挫在所难免,但雨润食品却一反常态。2015年4月8日,公司发布“内幕消息及恢复买卖”的公告后,公司股价在两个交易日内反弹43.81%,其后股价更是涨至4.14港元。

雨润食品也在4月8日的公告中尽可能的“撇清”祝义财被监视对公司可能造成的影响。公告称,公司董事认为祝义材被采取措施并未对集团当时的营运有任何重大不利影响。

对此公司有4点阐述,包括:祝义材在公司和集团其他成员公司只担任非执行职位,没有参与集团的日常管理工作;祝义材并没有向公司或集团提供财务资助(包括为集团的融资作出任何形式的担保)等。

可见,祝义材除了持有雨润食品大量股权之外,对公司的日常运营没有重大影响。雨润的股价表现也说明无论祝义材在公司与否股价还是该涨涨该跌跌。

如何收拾恶化的基本面?

可能有人会反驳,祝义材被采取措施之前公司一年的营收依然有200亿元,净利润也为正数,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雨润食品的营收连年下滑,三年内时间里累计亏损接近80亿元。怎么能说雨润食品1月23日的股价上涨和祝义材关系不大呢?

别忘了,在祝义材被采取措施之前,雨润食品的基本面已经开始恶化,营收从2011年的323亿元下降至2014年的191.58亿元,公司2012年至2014年的股东应占溢利分别为-6.05亿元、0.44亿元和0.57亿元。

智通财经APP查阅历史资料发现,新华社曾于2014年12月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布的2014年度第二阶段19类食品及食品添加剂的监督抽检信息显示,雨润食品有四批次产品上榜,其中,2014年8月生产的肉制品贝贝罗尼意式萨拉米被检出不得检出的单核细胞增生李斯特氏菌,这种病菌人感染后主要表现为败血症、脑膜炎,违反了2014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中国致病菌限量标准相关规定。

食品安全问题加上创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进一步限制了公司业绩成长,同时公司的财务状况也发生恶化。

从2015年10月开始,雨润食品屡屡发布关于可能不能按时兑付到期票据的公告,包括2016年3月,“15雨润CP001”债务违约和2016年5月,“13雨润MTN1”到期本息兑付存在不确定性。种种迹象表明雨润食品的资金链出现了重大问题。

智通财经查阅雨润财务报告发现,2018年上半年,公司的负债额合计高达111.8亿元,负债率上升至60.35%。公司要想凭借自身财务状况还债在短期内几无可能,财报显示,公司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1.47亿元,流动比率仅为0.25倍,速动比率仅为0.18倍。此外,公司经营活动已经无法为公司正常“输血”,公司自2012年年报以来连续6年经营活动现金为净流出,2018年上半年为净流出0.76亿元。

退一万步讲,即使祝义材重新掌管雨润食品,其首要面对的就是公司的债务问题,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前,雨润食品谈何远大前程?

已难望竞争对手项背

再退一万步讲,即使祝义材能够帮助雨润食品解决债务问题,公司如何拿回失去的市场份额还是一个谜题。众所周知,在猪肉价格长期下行的趋势之下,猪肉企业必须通过规模效应来维持自身盈利能力。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2018年上半年,雨润食品出售了附属公司,使得公司上游屠宰年产能较比2017年12月31日,减少290万头,降至5225万头。截止2018年6月30日,雨润食品在下游深加工肉制品业务的年产能维持在约为31.2万吨,与2017年12月31日的产能持平。

反观雨润食品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万洲国际(00288),在2013年收购美国猪肉企业史密斯菲尔德之后,万洲国际每年的营收均能保持在200亿美元之上,股东应占净利润也逐步提升,在2017年达到11.33亿美元。

2018年上半年,万洲国际生猪出栏量达到1012.7万头,生猪屠宰量达到2783.2万头,肉制品销量达到160.3万吨。此时的万洲国际已远非雨润能望其项背。

需要指明的是,这里并非贬低祝义材对雨润食品已无价值,作为一家雨润集团的创始人,无论是否在其位都对公司的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如76岁的侯为贵在中兴通讯遭遇美国制裁之时,星夜提着行李奔赴美国。也许,祝义材此时想的是如何让雨润食品如何好好活下去,因为好好活就有希望。

上证指数 最新: 2978.71 涨跌幅: -0.41%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