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股 - 公司报道 - 正文

33岁,年入16亿,卖盲盒发家的夫妻店

来源:智通财经网 2020-11-21 08:57:10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原标题:33岁,年入16亿,卖盲盒发家的夫妻店)

本文来源于“聪明投资者”微信公众号,作者慧羊羊。

不知什么时候,盲盒开始风靡大街小巷,路边的店铺、自动售卖机,都可以看见泡泡玛特盲盒的身影。

这家靠盲盒起家的公司,即将迎来上市。

据媒体报道,内地潮玩公司泡泡玛特拟筹集超过5亿美元。计划11月19日通过港交所聆讯,并最快于本周末披露通过聆讯后的招股说明书,12月下旬正式于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泡泡玛特营收从1.58亿元增长至16.83亿元,最近两年营收增幅分别高达225%227%

最受人关注的是其盈利能力。2017年至2019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56万元、9952万元、4.51亿元,实现爆发式增长。

单以2019年数据计算,净利润率达到26.8%。毛利率亦提升明显,从2017年的47.6%增至2019年的64.8%,堪比印钞机。

由于核心用户是二十六、七岁上下的年轻人,泡泡玛特常常被误会是一家成立不到三五年的年轻公司。

事实上它成立于2010年,还在2017年初就登陆了新三板,并于今年4月退市。它旗下运营最成功的潮玩IP Molly也已经存在13年。

这家瞄准年轻人的公司,其管理层也非常年轻,人均年龄32岁左右。

同时,这还是一家夫妻店,副总裁杨涛为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宁的配偶。招股书显示,王宁持股56.33%。

作为泡泡玛特的创始人,王宁会亲自在微博上讨论Molly娃娃的话题,甚至最开始,就是他在微博上向大家征集喜欢的话题,才挖掘出了Molly娃娃这个潜力股。

有人评价王宁说,你是我见过的、一大堆懂艺术的人当中,最懂销售的。

从2008年,王宁就开始学习零售业,虽然后面创业路上几经波折,终于凭借Molly娃娃盲盒一炮而红。

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潮玩市场规模达207亿美元,其中盲盒的销售规模约为100亿,占比接近一半。预期未来5年趋势玩具市场仍将保持20%以上的高速增长,至2024年市场规模达到763亿。

以潮玩为发展方向的泡泡玛特,伴随上市,正迎来了自己的无限可能。

要么十年后跟我一起上电视

要么十年后在电视前看我们上电视

和很多创始人不同,王宁出身普通,没有显赫的出身兜底,也没有荣耀的背景加持,他或许是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最有名的校友。

2009年,22岁的王宁大学毕业即创业,在学校周边盘下一家店铺,成为了国内最早做“格子店”的创业者。

所谓的“格子店”源自日本,是在城市繁华地带的商铺内,放置标准尺寸的“格子柜”,任何人只需每月支付很少的费用,就可以租用格子寄卖自己的物品的小店。

但好景不长,由于没什么竞争壁垒,本质只是个二房东生意,王宁的店铺在短短两个月之内就多了几倍的模仿者,第一家格子店作罢告吹。

回忆创业初期,就连王宁自己也承认:“大学时代,因为没有资源,做的事情多偏投机属性,像是在耍小聪明。小聪明能够推动模式的改良和创新,但模式太容易被复制和抄袭”。

但王宁没有放弃自己做零售的梦想。

2010年,王宁参考了日本知名杂货零售商场“LOFT”和香港时尚超市“LOG-ON”,在北京中关村欧美汇开了一家潮品杂货店,做小商品零售,卖一些化妆品、服装、文具、饰品。泡泡玛特也由此诞生。

当时的王宁还是个自信满满的年轻人,初始时,他跟初创团队的小伙伴说:“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十年后跟我一起上电视,要么十年后在电视前看我们上电视。”

可惜困难接踵而至,他曾经跑遍北京城的商场购物中心,遭受各路人的白眼,经历过找不到员工、店长带领店员集体离职事件,从消费者寥寥无几再到店铺持续性亏损,也经历了合伙人退出……

王宁甚至不得不亲自做仓库管理员、店员、采购员,最艰难时刻,他和初创团队恨不得逼迫自己长出“三头六臂”进货卖货。

然而,大多数的卖货时间中,消费者最多只是问问、看看。

2010年到2012年,是泡泡玛特求存亡的艰难两年,王宁每到艰难时刻就提醒自己和团队看看旁边正在盖的跨四环天桥,安慰大家天桥盖好了就是盈利的时候。

他笑着说“经历挫折和困难才有故事,困难越大心态越平和,创业者的心态是练出来的”。

就这样,一点点地,泡泡玛特最终熬了过来。

2014年,王宁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攻读MBA学位,不仅结识了一众志同道合的同学,还前后几次拿到投资。

砍掉所有其它品类

ALL IN潮玩

转折点发生在2015年。

这一年,泡泡玛特生意已渐入正轨,但作为渠道的泡泡玛特实际只是一个售卖管道,挣的是供应端和消费者的中间差价,泡泡玛特自身仍然没有形成品牌价值。

与此同时,王宁觉得自己卖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服装饰品、化妆品、生活用品、文具、玩具,啥都卖,就像个小型沃尔玛,既与当初的设想大相径庭,又没啥竞争力。泡泡玛特宛然成为了“烧钱巨童”。

2015年底,王宁做了一个ALL IN的赌博。

他砍掉了其他所有的品类砍掉,开始搭建葩趣这个潮玩社区平台。

那天,王宁对团队里的所有人说:“从今天开始,其他品类都陆续不做了,只做潮玩这一个品类。”

做出这个决定无疑是大胆激进的。

事后回忆起当时的决策,王宁说:

“在2015年的时候,其实什么都没有出现,那时还没有看到MOLLY的可能性,也没有看到行业的大可能性,但是那个时候,就是直觉告诉我这事儿能成。”

但也恰恰从这个时候,王宁逐渐理顺了自己的思路。

曾几何时,王宁一度很苦恼,开店、每天把产品亲手交到消费者手里,又感觉跟消费者离得很远,因为卖的是别人的东西,卖给他们就没关系了,自己只是一个超市一样的渠道方,和他最初做有趣的事情这样一个设想相去甚远。

转型专注做潮玩后,一切都想通了,可以做粉丝经济、社区文化,,泡泡玛特终于不再只是一个卖货的超市。

那个时代,中国整个潮玩产业还是空白,天猫连潮玩这个类目都没有,百度也没有关于潮流玩具的介绍百科,人们也对这个文化不认识。

当王宁告诉别人,自己是卖潮流玩具的,别人都认为就是卖给小朋友的玩具。

所以王宁不得不将整个产业链的基础设施都自己搭起来,因为渠道也好,工业化生产也好,从供应链、到3D设计开发、产品、到工业化生产,整个链条都没有人做。

于是,所有脏活、累活、苦活,王宁全部自己干了。

中间所有打通环节都是自己做,渠道是全直营,自己可控,潮玩展会也是自己做,应链的工业设计开发、代加工也是自己做,基本覆盖了整个链条。

后来,这反而成为了泡泡玛特的一个壁垒。

伴随着一家家泡泡玛特的店铺开在一线城市比较好的购物中心,那些各个城市喜欢逛街的KOL,最年轻、最潮流的人,很快接触到这种文化,他们开始形成传播效应,渐渐把潮玩亚文化带到了主流文化的视野中。

泡泡玛特也越来越出圈。

在王宁看来,虽然泡泡玛特不断调整商业模式,最开始是潮流杂货、再到百货,然后减掉一些品类,砍掉许多SKU,最后聚焦到潮玩。但实际上,核心的东西没有变。

他说:“因为我个人从小到大就喜欢两件事情,一个是艺术、一个是商业,我本科学的也是广告学,所以我们做的事情也都一直是关于艺术和商业,只不过越来越聚焦到一个更具象的领域,但实际上,我真正热爱的东西是没有变的。”

Molly盲盒一炮而红

“Molly娃娃”的诞生,其实是一个偶然。

当时,在盘点经营情况时,王宁和他的团队发现,一款名叫Sonny Angel 的日本IP玩具销售额持续增长速度飞快,甚至有人在微博上直接@王宁,分享自己玩Sonny Angel的感受。

王宁趁热打铁,在微博向用户发问还喜欢收集哪些玩具时,他得到最多的答案是:“Molly娃娃”。

Molly是一个嘟着嘴唇、湖蓝色眼睛的可爱小女孩角色玩偶,很拽的小画家,充满了对世界的好奇心。

2006年,来自香港的王信明设计了它,但当时受限于制造成本和市场,Molly的销量一直平平。

王宁于是找上了王信明。

王宁回忆说:“2015年左右,我去到Kenny Wang的工作室,类似Molly这样的作品有几百个。我说这个那个设计都挺好,他说这个卖五十个,那个卖两百个,你就发现它基本上是一个半商业化的状态。他已经是玩具圈子里最头部的艺术家了,但对我们来说,相当于遇到在酒吧唱歌时期的周杰伦。”

在大家不认为这是一个巨大商业机会的时候,王宁把稀缺的IP资源签下来了。

2016年,29的王宁与王信明签订了独家授权协议,开发并推出首个「Molly Zodiac」盲盒系列。

工厂化的快速生产让制作成本得以降低,盲盒Molly售价仅59元人民币一个,相比较海贼王、火影等手办,或是狂暴熊等动辄成百上千乃至上万的潮玩玩偶,Molly售价可以说是非常亲民了。

再搭配新颖刺激的盲盒玩法,泡泡玛特一炮而红。

那之后,王信明也向王宁介绍了很多香港的其他潮玩设计师,包括PUCKY等,为后续的多品类扩展打开率道路。

这一年,泡泡玛特在天貓的旗舰店也开始营业。。

2018年和2019年,早已转型成为玩具行业领军者的泡泡玛特又分别取得了Molly在中国、全球的知识产权所有权,彻底把Molly变为了自家IP。

除了MOLLY,现在的泡泡玛特还有PUCKY、LABUBU、FLUFFY……

其中,PUCKY的主创者就是MOLLY主创者的徒弟,是个女孩,也是香港人,在加拿大长大,LABUBU的主创是从小在比利时长大的香港人,还有FLUFFY的主创也是香港人。

泡泡玛特也在加强外部合作,帮很多大IP做潮玩,包括迪斯尼、三丽欧、环球、宠物小精灵、火影忍者、初音未来,还有王者荣耀、全职高手、哈利波特……

在Molly娃娃之前,潮流玩具多数的目标受众是男性,往往是一些机甲、钢铁侠、美漫之类,还有一些看起来挺恐怖的、怪兽类的,都是男生喜欢的类型。

而王宁选择了去做女生喜欢的产品,他发现女生的需求在市场上是一个空白的状态,是非常有潜力的市场。

正是MOLLY这个IP的火爆,让潮玩开始爆发,也让王宁开始走向了潮流玩具文化生态系统的搭建之路。

举办大型潮玩展会

搭建一整套潮玩生态

如果只是卖玩具,还远远不够。

当时,王宁去其他国家,比如泰国、韩国,还有中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发现那里已经有潮流玩具展,并且人山人海的排队,60%以上都是中国人,来自内地。

这些人既然能跑到泰国来买,那为什么不在中国,就把大家的需求解决掉呢?

于是,2017年9月,泡泡玛特举办了中国大陆地区首届专业大型的潮流玩具展会——北京潮流玩具展。

这次潮玩站历史性的创造了国家会议中心门口从未有过的排队盛况,一举成为亚洲潮玩盛会。

实际上,在王宁做大展之前,就已经做了一些小型的个展时,当时就已经很多人来排队。所以在做之前,他就很有信心。

从那时起,泡泡玛特在国内开始举办潮玩展,让潮玩渗透到了最时尚潮流的地方,实现了破圈。

去年,中国版《纪实72小时》上线,这是一档由腾讯纪录片栏目组和日本NHK联合制作的纪录片。其中一期就专门把镜头对准了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办的国际潮流玩具展。

纪录片里,没有枯燥的主办方访谈、办展理念介绍,主角是一个个临时抓拍的消费者。

有人为抢到限量版彻夜排队,有人在开门放行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场内奔跑,一名看不到职业前景的雕塑系男生专程从外地赶来学习,一位疲惫的单身母亲为忙于工作的女儿抢到了生日礼物……

这场火爆的潮玩展,主办方正是泡泡玛特。

王宁所设想的围绕IP的潮玩生态,正在一点一点搭建起来。

他说,潮玩展是一个里程碑。因为它对于推动这个行业的文化,有很大的社会意义。

“之前说到潮玩,人们去泡泡玛特的店看,其实感受没那么强烈,但是当一个1万平或者2万平方米的大场,来自于世界各地的那么多艺术家、那么多丰富的艺术作品摆在你面前时,而且每次来几万人,对这个文化的感受是很不一样的,这种氛围所营造的文化感非常震撼!”

从最开始,泡泡玛特搭建葩趣,这是一个具有高度用户黏性,且专业度较高的潮流玩具社区,聚集了潮流玩偶的核心消费群体。

再后来,泡泡玛特主办了国内首个真正意义上的专业大型潮玩博览展会,形成品牌效应,帮助潮玩艺术家打造知名度,推广作品,聚集国内外潮玩粉丝。

这一切的核心,都是围绕设计IP。

在潮流玩具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上,泡泡玛特已经搭建了一个完整的供应链系统。

“我们通过整合大量的IP资源、供应链、线下的零售渠道,以及线上的社区运营,打造了一个产业链的闭环。”王宁说。

现在的泡泡玛特已经搭建完成一整套从潮玩艺术家经纪,潮玩IP运营,潮玩生产零售,到潮玩社群运营的潮流玩具文化生态系统。

成立7年来,泡泡玛特从线下零售门店起步,到直营店、旗舰店全国扩张,再到IP生态建设一步一个脚印稳步向前。

在王宁看来,以前的零售是销售商品,而未来的零售是销售感情,以前的品牌是输出商品,未来的品牌则是输出文化。

购买潮玩的不只是年轻人

在泡泡玛特的购买者中,75%是女生,核心人群是18岁到35岁左右,买的最多是二十六、七岁的人。

很多人以为,Molly娃娃只是在年轻人群体中受欢迎,但并非如此。

王宁曾分享过一个故事。

当时,阿根廷驻华大使邀请他去大使馆吃午餐,这位大使就是MOLLY的粉丝,而他已经是一个60多岁的老爷爷了。

王宁问他,你为什么喜欢买这个东西?

他说,当我是小朋友的时候,家长、老师教育我们,说你不能天天像个孩子一样,你怎么能这么幼稚啊?这么玩物丧志。你一定要干嘛干嘛。

当我们是孩子的时候,家长不想我们像个孩子,当我们长大了,就更不可能像个孩子一样。

这时就会想回到简单的,因为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王宁管这个叫back to play,他觉得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孩子。

他所理解的潮玩,是那种看起来不像刚需类的东西,但其实是一个很巨大的需求。

当你莫名其妙的孤独,或者莫名其妙的需要一些精神上的满足感时,你会发现需要一些短暂的、不管快乐也好,更多的一些满足感也好,或者一些玩具的东西让你开心。

未来的泡泡玛特会成为迪士尼吗?

王宁曾说,五到十年后,希望成为中国最像迪士尼的公司。

他希望像迪士尼一样去培育更多的优秀IP,但同时,他也在挖掘IP更丰富的表现形式,例如周边、动漫、游戏等……

他更希望希望把世界设计、中国制造的产品带到全世界去,所以也在逐步推进海外市场布局,让更多其它国家的人了解中国的潮流文化。

创立泡泡玛特这些年,王宁认为,自己一直在变,但是最初坚持的,做有趣的事情的初衷没变。

他说:“回到原点,我从小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艺术和商业,但是商业是理性的,艺术是感性的,如果总结我自己的话,就是用理性的方式去做感性的事情。

我自己觉得我还是有耐心有毅力,去做一场10年的长跑,不受外界的所有这个影响,你想这一路过来多少人给我指歪门邪道,但实际上很多人是不懂商业的,而我还是能够静得下心来,认准自己认为对的那个路,然后花10年的时间来做。”

未来,王宁希望泡泡玛特能成为全球领先的潮流文化公司,而不只是潮流玩具公司,这也就意味着,不排除可能去做一些内容的东西、娱乐的东西。

无论如何,33岁的王宁,将杂货小店做到中国潮玩第一股,已经写下了不同凡响的里程。

(编辑:文文)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